霍芬海姆农村包围城市 黑马狂奔要感谢中国足协

霍芬海姆俱乐部(TSG 1899 Hoffenheim),看上去这是一家历史比拜仁(成立于1900年)还要悠久的俱乐部,成立日期为1899年7月1日。其实,霍芬海姆的前身是于1899年成立的“霍芬海姆体操俱乐部”和1921年成立的“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两个社团在1945年合并为现在的“霍芬海姆1899体操与体育联盟”。

1989年之前,霍芬海姆一直是一个自娱自乐式的小球会。在这一年,混迹于德国第七级联赛的霍芬海姆惨遭降级,曾在霍芬海姆迪特马·霍普运动场青年队受训的欧洲著名软件公司SAP创始人之一的迪特马·霍普(Dietmar Hopp)开始投资俱乐部的足球事业。从此,霍芬海姆在不到20年间完成了7连跳。可见,稳定的投资人对于职业足球是多么重要。

1991年,球队重新杀回辛斯海姆市的地区联赛。 1992年,霍芬海姆再升一级,进入莱茵-内卡大区联赛。此后的8年中,霍芬海姆俱乐部的参赛级别逐步提升。 2000-2001赛季,霍芬海姆足球队升入德国南部地区联赛,距离职业化的德乙联赛仅一步之遥。

进入南部地区联赛后,霍芬海姆的升级脚步开始放缓。不过2002-2005年间,俱乐部连年获得巴登地区杯赛的冠军。 2003-2004赛季,他们还打进了德国杯,在1/8决赛中3:2力克德甲劲旅勒沃库森爆出了一个大冷门。随后的1/4决赛,0:1惜败给吕贝克俱乐部(Vfb Luebeck)。

2005年,霍普开始计划将职业足球的精彩赛事带到莱茵-内卡地区。为了这一目标,霍普最初建议将霍芬海姆和瓦尔多夫(FC Astoria Walldorf)以及桑德豪森 (SV Sandhausen)等三家俱乐部合并组成一个“海德堡06俱乐部(FC Heidelberg 06)”并由他出资在海德堡兴建一座现代化球场。不过,由于瓦尔多夫和桑德豪森俱乐部在新球场的选址问题上无法取得一致,最终只有霍芬海姆俱乐部“一个人战斗”了。

2006-2007赛季,霍普为霍芬海姆俱乐部挖来曾任沙尔克04主教练的“足球教授”拉尔夫·兰尼克(Ralf Rangnick ),并将前曲棍球国家队主教练贝恩哈德·彼得斯 (Bernhard Peters)请来担任自己的基金会的体育总监。而德国国家队的心理医师汉斯·迪特·赫尔曼(Hans Dieter Herman)也被请来在俱乐部中兼职。

在兰尼克的率领下,霍芬海姆在2006-2007赛季成功升入德国乙级联赛。 2007-2008赛季,霍普投入近1900万欧元引进内外援,实力得到极大加强的霍芬海姆后程发力,一举杀入德甲。

霍村,从此就火了。由于火得太突然,以至于俱乐部和球迷们都有点应接不暇。如今霍芬海姆俱乐部的专卖店还没有开几家,球迷们要想买球衣非常困难,圣诞节前,店里只有童装可以卖,其他的都被抢购一空。而俱乐部接待来自德国、欧洲乃至世界各地的记者的工作也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新闻官也是疲于奔命。

霍芬海姆的火车站只有两个站台,连接着周边两个稍具规模的城市海德堡与辛斯海姆(Sinsheim)。霍芬海姆属于辛斯海姆的郊区。这个寂静的村子如今已经是世界瞩目的焦点,可是这里的居民依然过着闲适的田园生活。在霍芬海姆俱乐部办公地曾经有一块有趣的牌子,上面写着:如果狗冲出来的话,请趴在地上等待救援。如果没人来的话,那么只能祝你好运了!回味这一德国式幽默,不由得让人突然想到一个十分贴切的比喻——霍芬海姆这支球队在进攻时就如同一群疯狗。

对中国球迷来说,辛斯海姆比霍芬海姆更让人陌生,但此地再过三年必然会为人所熟知,因为它已经被选为2011年女足世界杯的举办城市之一,而赛场正是霍芬海姆俱乐部后台老板迪特马·霍普投资修建的莱茵-内卡竞技场。

内卡河是莱茵河的支流,它流经著名的大学城海德堡,而霍普正是出生于此地。霍普原本计划把莱茵-内卡竞技场修建在海德堡,但后来因故选址辛斯海姆。2008-2009赛季德甲开始至今,霍芬海姆一直以位于曼海姆的卡尔-奔驰球场为主场,这是因为他们原来的主场迪特马·霍普球场容量太小(6350人)不符合德甲比赛的要求,而且莱茵-内卡竞技场尚未竣工。但从后半程开始,霍芬海姆就正式进驻可以容纳约3万人的莱茵-内卡竞技场,一个充满希望的新家。

北京时间1月24日晚上,霍芬海姆新主场莱茵-内卡球场举行了盛大的启用仪式,启用仪式后进行了霍芬海姆在新主场的首场比赛,结果霍芬海姆6:2大胜莱茵-内卡大区联队,取得开门红。比赛开始前霍芬海姆主席霍普,辛斯海姆市长盖内特和巴符州州长厄廷格分别致词。霍普在致辞中说道,这是球队历史上伟大的一天,我们现在拥有了最好的球场。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奇迹,希望我们的球队能够一直出现在德国足球的版图中。随后德国最有名的小提琴家加勒特为球迷们演奏歌曲。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霍芬海姆队的比赛,就是他们的伟大节日。

据说霍芬海姆人口只有3000余人,其中一多半都是俱乐部会员,因此不少球迷会在主场比赛时亮出写有“乌拉,我们全村都来啦”的围巾。这是一句多么雄壮的标语啊!随着霍芬海姆的一路飙升,追随“村民”而来的球迷也越来越多了,整个县,整个州,都在向这个村庄聚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