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玄武湖藏传佛教庙进行重新修复

佛教在线江苏讯 在江苏省南京市标志性的景区玄武湖中,却有一座建于民国时期的藏传佛教的“庙”和一栋为纪念西诺那而建的宝塔。近日,记者前往探访,了解该座寺庙的前世今生,还意外得知,该座庙的修复还源于一段跨越海峡两岸的姻缘。

记者从玄武门走进玄武湖公园,一直往东走,来到环洲的东北角。在几株高大的银杏树掩映之中,一片黄墙灰瓦,一座不大的寺庙被一串串色彩缤纷的风马旗 点缀着,左边的门两侧各摆放着七只镀金的转经筒,四下里摆着一些盆栽。庙是一座面阔三间的单檐歇山式殿堂,形制古朴,有明显的藏传佛教风格,上面的牌 匾写着“圆觉宗诺那师佛纪念馆”,这就是南京人常说的庙。殿前的东南方向有一座九级六面仿唐宋风格的宝塔正是诺那塔。

记者看到,大殿里陈列着释迦牟尼、文殊菩萨等佛像,佛像前放着一些水培的花草植物以及食物。虽然南京人都喜欢把这叫做庙,但走进其中就会发现, 这里并没有香火,只有一些鲜花和植物。对此,玄武湖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里严格意义上说不是寺庙,只是一个纪念馆,所以不许烧香。”据介绍,因为 不允许烧香,因此在前面放了水、花、香、灯等贡品。

不过,即便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寺庙,但是前来拜访的游客却并不少,记者在寺内的半个小时内就遇到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正在一圈圈绕着宝塔“转塔”,每转一圈就会朝着碑文的方向朝拜一下,这位家住四牌楼的佛教徒告诉记者,每个月都会过来转七圈,以表对佛祖的忠诚。

记者沿诺那塔下的阶梯而上,在这个九层宝塔的最底层塔壁看到一篇《普佑法师塔碑铭》,是元老、国民政府司法院长居正撰写的,铭文上还镌刻着藏 文“诺那传”三字。而旁边的纪念馆东面墙壁下方嵌有的碑石上,则书“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七日——诺那师佛纪念塔庙奠基——弟子柏文蔚等敬立”。

居正和柏文蔚均是民国时代的显赫人物,他们所纪念的这个诺那师佛究竟是什么人呢?记者查阅史料了解到,1929诺那曾在南京被任命为蒙藏委员会委员、立法院立法委员,一生除进行宗教活动外,还致力于民族团结藏汉交流,对祖国统一贡献很大。据报道,诺那在世时曾收过众多俗家弟子,其中就有任安徽督军的柏文蔚。因此1936年他去世后,柏文蔚便与西康诺那呼图克图驻京办事处、西康宣慰使驻京办事处联合选中玄武湖环洲,于1936年10月为诺那建塔盖 庙,1937年7月正式落成。

在不久前玄武湖新发行的明信片中,就有一张1937年寺的旧影,黑白照片上庙塔清晰可见,跟现在的格局相比并无差异。

记者在庙里看到,跟其他寺庙不同,这个庙没有,也没有和尚,更没有尼姑,只有一对看庙的老夫妻,大概六七十岁,头发均已花白,说着一口无锡话。记者了解到,这对老人姓陆,每天饮食起居都在庙里。

“早上九点开门,打扫一下,有游客来介绍一下,一年到头,有时候休息了,有游客要来拜拜,我们也给开门。”陆老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自1994年寺院重新整修之后,就从原先珠江路的家中搬到这里来看守,算是俗家弟子,一年无休。

“大概是1993年的时候,我家女儿嫁了个台湾人,两人在南京拍结婚照,就到玄武湖来,其中有张背景就是这个庙。”陆老告诉记者,当时这个庙的建筑 是存在的,但外面破破烂烂的,庙里面也没有东西。陆老的女婿是一位信奉佛教的俗家弟子,带着太太回到台湾后,他把在南京拍的结婚照拿给了他的佛门师傅看。 没想到的是,他的师傅、台湾精舍住持钱智敏、朱慧华是诺那的后继弟子,诺那活佛圆寂后,他主张的“汉满蒙回藏大一统”的爱国精神及一生在汉地弘扬藏蒙佛教 的努力,由他的法嗣华藏圣者及华藏的传承嗣智敏、慧华金刚上师继承,而这两位大师解放前后,都从大陆去往台湾。

看到祖师的纪念馆破落至此,1993年秋,智敏、慧华金刚上师教育基金会以诺那法师传人的身份,来到南京与玄武湖公园管理处协商,由他们出资,对诺那塔和寺庙进行修复。

协议达成后,经过陆老的女婿等人一年多的努力,庙、诺那塔焕然一新。居正所撰的碑刻被玻璃封闭保护起来。残破的一对石马修补完整归放原处,周边空地增添了花木,纪念馆正殿也加以重新布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